葉千嵐

[卡雷]高龄产妇

现pa

卡雷

雷狮性转
里面两人为一表三千里的远亲
脚色属于七创OOC属于我
短小
雷者勿入

里面的雷姐只会出现在卡米尔面前
在其他人面前雷姐还是狂霸酷炫跩的(虽然不会写到

——————————

雷狮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思考着,自己已经28了,她跟卡米尔可是在卡米尔成年后就开始在滚床单了,可是她那冷静过头的弟弟,可一次也没落下用套这件事。

到现在都七年过去,在这七年卡米尔从大学毕了业,也开始工作了,一年多前两人还扯了证,可卡米尔一点让她怀上的意愿都没有,想暗搓搓的在套子上戳洞也没门,总是会被发现,灌醉也不行,卡米尔看起来一脸乖乖牌,可酒量可是千杯不醉。

雷狮决定该跟卡米尔好好谈谈,利落的翻下床,离开卧室,进到卡米尔的书房里。

「大姐,有什么事吗?」卡米尔回头看了一下进门的雷狮,加快了手上处理工作文件的速度,迅速的将工作完成到一个段落。

「卡米尔,在不让我生,我都要变成高龄产妇了。」雷狮一屁股坐到了卡米尔腿上,双手勾上了卡米尔的颈子,用哀怨的嗓音抱怨道。

卡米尔轻叹口气,接着就用一如往常的平淡语气说「大姐想生,可以,现在我们的经济状况要负担是没问题的。」

「对吧那就……」

「怀孕、哺乳期间,禁酒也禁止去吃烧烤,如果大姐能接受我就同意。」

「呜……。」卡米尔一句话就抓紧了雷狮的软助。

「那你就舍得看你家大姐我变成高龄产妇,冒着生命危险生孩子吗。」雷狮看起来更哀怨了。

「舍不得,不过比起让大姐当高龄产妇,我更倾向干脆别生了,大姐没办法克制自己,对自己或孩子都不好,如果大姐只是想要我不带套,我不介意去结扎,如果是想要孩子,我们可以收养。」卡米尔冷静的封住了雷狮的所有借口。

——————————

如果有灵感再来码后续

想开车想写孕狮(滚动

午夜时,我为黎明哭泣

卡米尔完全没出现的卡安
紫罗兰永恒花园的paro
这篇是跟 @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起码的文

———————————————
「安迷修,你觉得啊,小马、兔子跟小狗那一个好呢?」丹尼尔微笑的拿着三只玩偶对着安迷修问道。

精制的玩偶眼睛是不同颜色的玻璃珠制成的,配上色彩鲜艳的缎带点缀,绝对是人见人爱的礼物。

「我不知道。」安迷修却眼神平淡的回答。

这个让丹尼尔瞬间噎住了,他僵了一下,随后换上比较严肃的口气。

「嗯……那假如不选出来的话,世界就会完结的,三、二」

「那……我要小马,可以吗。」

最后安迷修依然做了一个决定,虽然是被迫的。

「那么,来。」丹尼尔将小马娃娃递给了安迷修,少年盯着马娃娃的绿眼,抚摸着棕色的绒毛。

「这样处碰玩偶,开心吗?」看着他像是试探的动作丹尼尔忍不住问。

「我……不明白开心的意思,不过,想去处碰它」说着安迷修又用脸往小马娃娃身上蹭了蹭,绒毛微微安抚着脸上敏感的肌肤,带来舒服的痒麻。

「嗯,那为什么选小马呢?」

「唔……我也不知道,就……。」安迷修不知该怎么回答,沉默的盯着小马,接着咬着小马的耳朵就不说话了。

丹尼尔见状也就不在询问,而是静静看着车窗外,那被战争摧残过后残破的土地,和开始慢慢复苏的生机。

-To Be Continued
———————————————
雷总生日贺太忙没码,然后雷总生日后马上说要来码安哥生日贺,本来想说要在安哥生日那天放完整篇文,结果窗了,目前才码不到400字,后续什么时候出的来......别问我(拉着碎碎开溜

祝安哥生日快樂(边溜边喊

私设的古风paro
想写文整天卡就来画私设
这是听倾尽天下冒出的脑洞
雷卡only

会有安哥只是因为我挺喜欢安哥的,所以就画了。
安哥的戏份很少,估计比太子还少……

文豪野犬
森中
还有另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只存在我脑洞里的森→中←福

凹凸世界
嘉卡跟卡嘉
围巾组很棒吃不_(:3」∠)_

Pulchros Flores【雷卡、嘉卡】

精神崩溃后產物

不小心看了卡卡单箭头后哭到睡不着,还想哭一整天的我_(:3」∠)_

想虐可又舍不得虐的彻底

前段雷卡、后段嘉卡

便当有

我死也不写单箭头,所以就发了个便当……


私心满点,OOC有,文笔渣,慎入

设定(是说有人知道这设定的名子吗?

如果有喜欢的人没有告白,那么喜欢的感情会变成花朵从身体长出来,暗恋的对象才能把花剪下来,其他人或自己也能剪下但会产生剧痛。

发病后习性会越来越像植物,例如喜欢喝水讨厌盐分,喜欢沐浴在阳光下,不能淋热水

但是只要喜欢的那个人的亲吻加上告白身上的花就会全部掉落回复正常。

.

.

.

.

.

--------------------------------------

少年拖着残破并覆满桔梗花的身躯,来到了一处能看见星空的角落。

接着就倒在地上,手伸向空中什么也抓不住......。

能为他剪下身上桔梗的人已经不再了,他自己也无力扯下这覆满全身的花朵。

就这样少年静静的在这他所深爱的星空之下,闭上的失去光彩的蓝色眼眸,卷缩起还未成熟的身躯,地睡着了。

桔梗花,花语:永恒的爱、绝望的爱。

-------------------------------------

"喂,渣渣,给我起来。"一身张扬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

"唔,嘉德罗斯......你来做什么。"蓝色的眼眸带着不耐,看着莫名出现的大赛第一。

"哼,避免你这渣渣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消失掉。"嘉德罗斯一手将卡米尔从地上拉起,环住了卡米尔的腰,接着开始扯下卡米尔身上的桔梗花。

"啊......"突然的剧痛,让卡米尔无法抑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双手揪紧嘉德罗斯的衣服,身体瘫软只能靠嘉德罗斯手支撑,蓝色的眼眸也盈满水雾,延水也无法控制地从嘴角滑落。

没多久,卡米尔身上的桔梗花被一株不留的扯光了,但也差点直接痛到晕死过去,现在的他只能浑身颤抖的喘息着。

嘉德罗斯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接着便唤来裁判球,换取了药物绷带,细心地替卡米尔包扎着。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卡米尔用细如蚊蚋的声音问到,并任由嘉德罗斯摆布。

"没为什么,我乐意。"嘉德罗斯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处理卡米尔身上的伤口。

"是吗......"卡米尔的嘴角微微勾起,然后在嘉德罗斯怀里睡着了,一朵雪滴花,悄悄地盛开了。

雪滴花,花语:希望、生命力强​​、勇往直前的力量。



end---

卡卡他好可愛,忍不住就畫了
_(┐「ε:)_♡
本人電繪新手一枚,帽子苦手…所以畫不出卡卡的好別噴我((逃

唔就莫名想發個圖
橫濱F4都畫過了,就芥芥最好畫
_(┐「ε:)_♡
會有人想看我其他畫的圖嗎((小聲…

是誰用哭小黑的
自由填詞w